大叔侃历史:从纣看桀,暴君是怎么养成的?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0-06-23 07:08

近两天,大叔的游戏文阅读量经常爆满,历史演义文一直低迷,不过作为一个历史迷,大叔绝对不会因此而放弃。接下来,大叔会不断地提升自身的历史觉悟,文笔质量,为更多的史友们奉献更优质的历史文字!

聊了两期的远古洪荒,相比远古的不可考究,今天大叔打算聊聊,大家耳熟能详的两位暴君:纣和桀,思考一下,暴君到底是怎么养成的。

只要说起暴君,纣王和夏桀这两位老司机就不能不提。作为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昏君暴君,他们两个排在第二,基本上没人敢排在第一。(废话,谁没事去竞争昏君排行榜)

首先桀是谥号,也就是死了之后,后人给他的一个评价。桀在古文中意思有很多种,既有小木桩,也有杰出人才的意思。但是商人给这个亡国之君的称号,显然不是善意的,意为“凶暴”。

依据记载,桀叫癸,在位52年。桀是一个文武双全,聪明勇武的人,能徒手驯服野兽,能征善战,击败过无数的国家和强敌。就连商汤也曾屈从于桀的勇武之下。

作为一个帝王,除了权利上的至尊外,对于娱乐生活也是非常的讲究。桀喜好住更豪华的房子,所以建了倾宫瑶台;喝更多的美酒,所以修造酒池;与更美貌的女子做朋友,把妹喜纳为妃子。

后来,商汤组建了最为广泛的反抗力量,在鸣条击败了强大的桀。桀也在被放逐的过程中落寞死去。

纣王帝辛,原名受或者受德,世人皆称他为纣,原意是驾车的革带,放在帝辛身上就是暴君的意思。

纣王年轻时也是勇武无双,智慧过人,而且能征善战,打败了很多强敌,在兴趣方面和桀的喜好也差不多,同样也有一个美女老婆——妲己。同样,最后推倒纣王政权的周文王姬昌也曾屈从于纣王的武力。

最后,周武王组建了最为广泛的反抗力量,在牧野击败了强大的纣。纣在落寞中,自焚而死。

两代王朝的亡国之君,下场是何等的雷同,履历又是何等的相似。通过上面的介绍,我们似乎了解了两位暴君的骇人听闻的事迹和身死亡国的下场。

如果要谈论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分析,关于两位暴君的一些参考资料:《春秋》和《竹书纪年》。

《春秋》据传是孔子所著,被称为“春秋笔法”“微言大义”,后世也有很多对其补充和解释的书,称为“传”,如《左传》、《公羊传》、《谷梁传》,是儒家典籍六经之一。

《竹书纪年》在战国魏墓中发现的,从夏商周到魏襄王的这段历史,是目前起始时间最早的魏国史官专门撰写以供应襄王阅读的国书。

众所周知,孔子是儒家学派的创始人,是最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他作为最博学的学者之一,周游列国十三年,修订各类典籍,主张“为政以德”。

在《春秋》的记载中,上古的禅让就是尧舜禹,上一辈老了,把位置让给了下一代,开启一段安静祥和的黄金时代。但在《竹书》中,同样的一件事,被记录为,尧被舜囚禁起来,帝位也被夺走,并禁止太子丹朱来见父亲尧。

《春秋》中说,伊尹是商朝的开国元勋,汤的儿子太甲即位后不修德政,被伊尹放逐反省,后来太甲痛改前非,又被伊尹接了回来做帝王,太甲对伊尹的教诲非常感激。但是在《竹书》上却写道,汤死后,伊尹把太甲流放后,自立为帝,后来太甲杀了伊尹夺得了帝位。……到底哪一个历史是真实的,我们有理由相信,如今的我们希望大团圆结局的才是最好的安排。

在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各种学派都希望自己的理念得到施政者的落实,孔子如此,申不害如此,商鞅、张仪都是如此。但作为统治阶级的引导者,他们势必要在自身的言行和认知上,达到知识与理念的“一”。所以不同学派的著作自然也带着各自的理念。《春秋》若是如此,《竹书》又代表什么人的理念呢?

不管是桀、纣还是以后的秦二世,隋炀帝,这些亡国之君,多半都与残暴不仁,挥霍无度的习惯相关。但纵观历史,真正做到挥霍无度的君王,有明确记载的,又岂止这些亡国之君呢?

在秦统一六国之前,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文字,直至甲骨文的出现,商文化才渐渐露出了曙光。作为远古存在的夏,至今还没有文献或者文字有详实的记载。

我们可以说,在现今的历史认知中,夏的历史由商来继承和书写,由民间的歌谣和传唱来演义;商代的历史由周来继承和书写,依旧由民间的歌谣和传唱演义,但目前还有只言片语、佶屈聱牙的甲骨文作为辅证。

作为一个新的国家推翻旧势力,建立新政权的合理性上,势必要对旧的历史予以一个立场的描述。如商汤描述桀一样,如周武王描述纣一样,他们的义举是建立在对方的残暴不仁,挥霍无度上,取而代之就意味着合法性和合理性。

可能有人会问,难道民间传唱的不代表真实吗?其实,作为远古时代,文字始终掌握在少数精英甚至统治阶级的群体中。直至孔子的出现,“有教无类”才让知识在私学基础上绽放了更为广泛的光辉。民间的流传多半起源于统治需要的再加工、再塑造,换而言之,前朝已亡,不断地鼓吹前朝的光辉,本身就为统治者所不容。

大叔相信,在历史挖掘的不断推进中,越来越多深藏于典籍背后的资料会慢慢地浮现于世人眼中。届时,将会有更全面,更立体,更有参考价值的历史人物形象和实践,让更多历史爱好者们“以史为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