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热议:如何实现从“管企业”到“管资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1-14 15:05

2019年,国资国企改革步伐将加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此明确提出,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和公平竞争原则,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加快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改组成立一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组建一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等。

1月12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导,中国经济时报社主办的第十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国企改革分论坛在北京举行。围绕论坛主题 “新时代国有企业改革方向与路径”,有关专家、监管部门和企业代表就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推动国企改革走深走实展开深入研讨,就加快“管企业”到“管资本”的转变建言献策。

当前,国企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从各地的实践看,国企改革持续推进成效显著,也依然面临着问题和挑战。山西省是国有企业比较集中的一个省份,其资产总额排在全国第五位。近年来,山西省委、省政府把深化国资国企改革摆在全局工作的突出位置,强调“国企不改、转型无望”。去年山西省委专门成立了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和党建工作领导小组,规格之高在各地尚属少见。

“山西省和全国一样,国企改革进入攻坚期。”山西省国资委副主任高春毅表示,第一场攻坚战就是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山西省的国有企业数量多,负担重,“三供一业”剥离移交涉及住户137万户,占全国的十分之一。这意味着上百亿的改革成本,10多万人需要安置以及与11个市政府协调,工作难度非常大。在山西省主要领导直接推动下,通过举全省之力,2018年6月底,山西省国有企业全部与11个市政府签署了“三供一业”分离移交正式协议;2018年底,驻晋央企及省属国有企业完成了“三供一业”管理职能的移交,剥离办社会职能攻坚战初战告捷。

国有企业要想蓬勃发展,需要轻装上阵,更须在体制机制上寻求突破。作为山西国资国企改革试点,2017年2月,汾酒集团与山西省国资委签订了2017年度以及三年任期经营目标责任书。 着眼于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山西省国资委设置了科学合理且具挑战性的考核指标,以目标导向倒逼企业加快改革步伐;加快监管方式的转变,将8项权利授予汾酒集团董事会行使,让企业获得了更为宽松的经营环境。

汾酒集团通过启动以“综合化指标、契约化管理、制度化授权、市场化激励”为特征的契约化改革,引入华润作为战略投资者,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释放出巨大的改革势能。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表示,与改革前的2016年相比,2018年汾酒集团酒类收入翻了一番,工业产值翻了一番,利税增长192%,酒类利润增长185%。去年,该企业还入选了国企改革“双百行动”企业名单,成为改革尖兵。

对于改革的深化,李秋喜认为,目前一些地方国有企业存在微观海南酒店主体动力不足与目标责任效力不足的问题,而契约化管理是解决国企改革发展中诸多困难和问题的“关键一招”。下一步,汾酒集团将推进落实股权激励计划,全面推行三项制度改革,探索动态考核及市场化选聘经理人。

地方国企改革的鲜活实践引发了与会者的普遍关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马骏感慨说,推进国企改革确实需要胆识!改革需要突破很多旧的制度、旧的思维、旧的约束,这意味着要承担风险。而这种胆识来自于对企业发展规律的认识、来自于担当、来自于对中央精神深刻的领会。

“关于国企改革,中央的精神其实非常明确,就是要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马骏直言,政府管企业就会把政府的行政管理体制延伸到国有企业上去,但是政府的管理体制和企业的管理体制是有本质差别的。实践已经表明,政府管企业带来了很多问题,比如,行政化的管理,导致决策程序非常缓慢,企业容易错失商机。最关键的是,行政化管理窒息了企业的创新活力,由于激励和风险管理方面的机制原因,企业开展创新的意愿严重不足。

马骏表示,从管企业走向管资本,不仅可以解决过去长期存在的问题,还能实现国有经济与市场经济的高度融合。首先,通过两权分离,可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形成企业自主经营、自我发展的机制,让企业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第二,有利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企业是具有生命周期的,而国有资本能够不断地调整,从回报率低的、没有潜力的领域,调整到回报率高的、有潜力的领域,这样才能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第三,有利于处置僵尸企业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此外,国有资本可以根据不断变化的形势灵活配置,可以促进市场公平竞争,落实“两个毫不动摇”。

与会专家认为,在落实管资本的过程中,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作用举足轻重。作为管资本的市场化主体,两类公司的改革是以管资本为主的最重要抓手。

据悉海南宾馆住宿,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分别开展了10家和122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在试体制、试机制、试模式等方面做了大量探索实践。去年底,国务院国资委又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进行扩围,新一批11家央企试点工作已正式启动,今年将着力打造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升级版”。

“开展两类公司试点是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的关键举措,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内容,是推动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的重要途径。”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卢永真指出,两类公司试点覆盖了国企国资多个方面的改革。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和国有资产监管机构之间的关系,直接涉及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是怎样的,权力界限怎么划分;两类公司和其所投资的企业之间的关系,则决定了实体企业经营的机制。

根据国研中心企业所对中央和地方一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调研,在建设两类公司并有效发挥作用上,各方基本上开始形成比较清晰的思路和共识。

首先,理顺与政府部门的关系。监管部门应充分授权,充分发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作用。根据实际需要,监管部门对两类公司会有一定的参与,但是也不能像过去那样管企业,特别是监管部门的监管尽量不要向下延伸。

第二,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有符合自身特点的组织结构、流程和制度。根据目前的经验来看,它的组织结构不能像实业公司那样涉及一些管业务的职能部门,其主要人力资源配备在一些跟投资相关的部门,比如股权投资、股权管理,风险控制等。

第三,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有效参与投资权属企业的治理。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具有极端重要性,事关此项改革成败。目前,一些投资运营公司在实践中进行了有益的探索,比如,改变过去行政命令、文件管理的方式,在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下,以投资者股东身份,通过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参与公司治理。对于不想再参与的企业,则可采取用脚投票的方式撤出,根据企业的使命和目标再去投资整合新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