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要拿美食比喻作家方方,就没有比皮蛋更为贴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4-13 10:56

最近一段时间,总有人要我谈谈作家方方,我偏偏笑而不语。我是写美食文章的,非要回答的话,打比方无疑是最好的法子。我觉得,把她比作极接地气的一样美食——皮蛋,是再贴切不过的了。

关于皮蛋,网上有巨量的吐槽和赞美并存。就说我们现在最喜欢的小视频,多得就让人看不过来,但是细看之下,吐槽的吐过了,赞美的也点赞了,并没有一篇文章深挖过。

有一个视频是这样的:一位外国小哥,切了一盘皮蛋来到本国的街头,以免费品尝的方式,看看歪果仁吃皮蛋后的感受。有些人看到黑乎乎的皮蛋,就望而却步;有些人只是闻了一下,就吓得面如土色;那些尝过的,没来得及下咽,就“哇呜”一声吐了出来那些表情丰富到炸裂,那场面完全可称为名场面。

在另一则视频中,博主援引新浪财经的一则消息说,有人在国外开了一家店出售中国皮蛋,结果被歪果仁猛烈投诉,最终遭到警察的没收,理由是:“不适合人类食用!”

没错,小小皮蛋确实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小宇宙”。皮蛋在西方国家的风评一向不好,皮蛋在英语中,被翻译为“century egg”,意思是只有“修炼”了百年的妖怪鸡蛋,才会有这样可怕的“黑臭黑臭”效果。

然而,还是有西方人把皮蛋称之为“恶魔生的蛋”,不要以为这是别有用心的妖魔化,一样美食很难承载那么多阴谋论。连精通中国美食的英国女作家扶霞也说:“吃皮蛋需要勇气。”

资料显示,2011年的时候,皮蛋在美国CNN网站上,被评为“最恶心的食物”。此事引发了很多华人的不满,几乎闹出国际纠纷,直到美国人道歉。

我前几天写了罐头,发现存在着巨大的中西方认知差异,笑言“全世界都在疯(囤积罐头),只有中国无动于衷”,现在看,一粒小小的皮蛋所带来的争议,更大。

再回到方方的话题,在美食界是这样的际遇,如果放在文化界,却可能是一种大逆转的格局。但是,皮蛋还是皮蛋,不增不减,你们怎么看,那是你们的事。

先等等笑西方人,其实,国人提到皮蛋,争议也多得也要打破头。比如说,吃皮蛋到底该蘸醋还是蘸酱油?这个问题引起的混乱场面,也让我笑到失控。

家中少年不知道随哪个,吃皮蛋是要蘸酱油的,而我们一直喜欢蘸醋,因为觉得醋的口感更好。而且,我少年时看过一则新闻,说蘸醋不好,会起不好的化学反应云云,所以,关于蘸醋还是蘸酱油,我一直很难取舍。

到底蘸醋和蘸酱油哪个是正解,别人家都是怎么做的?为此,我还特地去网上翻了很多资料,没想到的是,由此陷入到网友欢乐的海洋。

有人说,终于找到了组织,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不蘸东西;有人说,不蘸醋就跟出门没穿裤衩似的;有人说,蘸醋太土气,还是蘸酱油比较洋气,而且必须加白糖,你个异端!

有人说,蘸糖啊,不蘸糖怎么吃得下去;有人说,蘸辣椒酱的会不会挨打;有人说,你们说得都不对,必须配豆瓣酱;有人说,蘸芥末酱的,吓得瑟瑟发抖;还有人说,我以为最热门的是蘸花生酱,结果一个没有,摔筷子!

天呐,千奇百怪的爱好,真让人瞬间石化。你们自己看,认真的人还给出了混合酱的配比。

回到方方的话题。不同的蘸料,造就了不同的口味;还是口味不同,才选择了不同的蘸料?这是一个问题。

一通研究下来,发现专业人士往往持蘸醋的的观点。他们认为,皮蛋在制作的过程中使用了石灰、草木灰等大量碱性的东西,蘸醋会起到中和的作用,减少氨气的刺激性气味。

这件事给我的第二个感受是,吃皮蛋蘸不蘸料,众口难调,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对的,索性,适口者珍吧。

再有,不管歪果仁怎么妖魔化皮蛋,它在中国就是一种美味,一种剑走偏锋的美味,不以歪果仁的好恶为转移,优美地存在。

有人说,皮蛋较鸭蛋而言,含更多的矿物质,脂肪和总热量却稍有下降,能刺激消化器官,增进食欲,还能中和胃酸,清凉,降压。据说,还有提高智商,保护大脑的功能,嘿嘿。

最重要的是,皮蛋有微毒,身体不好的、肝肾功能不健全的,尽量别吃,儿童也是少吃为妙当然,这是你自己的事,与皮蛋无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