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房产经济行业颠覆者,贝壳找房配吗?

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6-28 03:32

据界面的消息,贝壳找房内部已经正式启动上市。熟悉贝壳找房的知情人士称,IPO具体时间得看上市流程的推动情况。贝壳官方否认了此消息,回复称:“没有上市时间表。”

左晖的回答一直很大气,也很官方,万变的辞藻后面有着不变的大意:贝壳找房不只是一家为了盈利的平台,贝壳要创造行业更大的价值和更大的蛋糕,帮助更多从业者快速成长;做这样一家平台,是“难而正确的事”。

当然,贝壳找房敢说这样的话,是因为它脱胎于链家——这个成立将近20年,国内规模最大、连续4年交易额破万亿的房地产公司。很多人一开始就认为贝壳找房是链家网的升级版,直到现在也保留这个印象。

成立于2018年4月23日的贝壳找房,其实并没有继承链家的垂直自营模式,而是一个“淘宝式”的房产中介平台,并在成立首年完成了平台GMV过万亿的成绩,是《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榜单中排名第九的独角兽。

截至2019年12月底,贝壳找房平台业务覆盖106个城市,合作新经纪品牌235个,连接3.8万个门店,超过36万经纪人在平台上提供服务。

2020年1月1日,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在内部信中正式宣布贝壳模式已经完成了从0到1的跃迁。

而在今年4月23日举办的2020贝壳新居住大会上,贝壳找房CEO彭永东表示,新居住的核心就是打造一个场,让物理空间和数字空间更好地融合在一起,所以贝壳找房除了在线下覆盖越来越广的物理空间网络,还持续在数字化工具层面进行升级。

房产中介、互联网和平台都不是新鲜的概念,新鲜的是贝壳把这三者融合在一起,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推进。这也使得贝壳的盈利机会更多:相较于传统中介主要依靠交易佣金作为收入来源,贝壳的平台流量让他可以探索广告、金融等方面的更多盈利可能。

贝壳2018年4月23日成立,行业内一片哗然,从直营的链家切换到平台贝壳,这是很大的一步。

2018年6月12日,58集团CEO姚劲波发起真房源誓约大会,笼络了包括我爱我家、中原地产、21世纪不动产(即C21)等房产中介品牌,成立了所谓的“反贝壳联盟”。

在这场大会上,老总们爆发了关于“贝壳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争论,质疑链家从经纪公司升级为平台公司的身份合理性——是针对链家的身份质疑,而不是对是否该有个平台存在质疑。

友商当然不放心把自己的房源交给贝壳,当时参会的几个有影响力的房产中介公司都明确表示了不合作的态度,这一点倒逼了贝壳的“下沉”。

链家本就是国内房产经纪公司中唯一一个要求房产经纪人必须有本科学历的公司,且重视培训是出了名的,贝壳显然也延续了链家对规则的重视,中小型经纪公司加入贝壳后,感受的到ACN、信用分等保障平台秩序的规则——这是保持多品牌统一的服务标准与服务品质的重要原因。

同时,贝壳模式的诞生降低了信息交流的成本,加快了信息的流通,也逐渐改变了中小型经纪公司的价值观,不再是“签一单提一笔算一次”的短期思维,而是开始关注培养经纪人、制定5年计划等长期问题。

依然是由裁判和运动员而来的问题,既有自有品牌又有平台,本就存在利益冲突。在很多中小中介看来,链家是亲儿子,德祐(左晖旗下另一房产经纪公司)是干儿子,还有一些沾亲带故的表亲,加入的小品牌只是外面来的小孩,总归是不一样的。

如果开发商不签贝壳,后果很可能就是所有签了贝壳的中介都不会接受他的房子;小中介抱到了贝壳的大腿,就必须接受平台的规则——但是,别无选择。

在集团内部,也经历很长一段混乱的时期。成立一月后,链家集团进行了第一次架构调整,链家被拆分为(直营)链家地产、(加盟)德佑地产和(找房信息平台)贝壳找房三大并行业务板块。

事实上,贝壳最开始的核心骨干,很多都是从链家出来的,在集团内部,这三家长期处于一种大家都是平级,谁也不服谁的状态,每家都想争夺资源,内耗无法避免。

2019年1月,内部又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直接导致了很多骨干成员的离开。一些岗位被精简,一些传统中介人不适应贝壳的互联网属性,还有一些“气不过”——《“饕餮”贝壳:能否吞卷江湖?》一文中有离职人员表示:“如果说原来的三条线,我是德佑的城市总(经理),你是贝壳的城市总,以前咱俩是不搭边儿的,有些资源可能基本上沟通沟通就好,咱俩基本上平级。现在不一样了,贝壳城市总经理管理着包括链家、德佑在内的贝壳所有体系,你直接变成了我的上级,这是什么感觉?”

2019年4月23日,贝壳“一岁生日”,全国超800位中介品牌方、店东、店长被邀请到北京国贸参会,会中突然爆出消息,58旗下安居客指责贝壳盗用房源信息涉不正当竞争,向法院起诉,并索赔9000万。

更有意思的是,就在大会前一周,4月16日,贝壳找房与曾经属于“反贝壳联盟”的21世纪不动产达成了业务合作,同时带来的还有21世纪不动产在128个城市拥有近6000家加盟门店。

贝壳上市似乎是命定的结局,毕竟之前无论争议多大,资本市场都不吝于表现对贝壳的肯定。

而在2016年4月链家融B轮时,链家与投资人签订了“对赌”协议:若公司(链家)未能在B轮交割日后5年内完成IPO,投资人有权在该情形发生后的任何时间要求回购。回购价格为基本投资价格+每年8%(单利)的回报。

除此之外,还有传统中介人对变现的热切,而上市正是成本最低的融资渠道;贝壳手中那些关于房产的详细数据,也促使它必须成为一家公众公司。

贝壳的野心不止于一个房产经纪平台,除了卖房租房,贝壳还做装修设计和施工,做社区服务和公益。衣食住行里,贝壳想要牢牢把握“住”的赛道。

前我爱我家的副总裁胡景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贝壳今天在服务水准,技术能力,内部管控等诸多方面是行业领先的,但这不能成为超额定价,碾压式消灭竞争对手的理由和依据。一旦走向谋求垄断,行业领军者将瞬间从行业的进步力量变成行业的反动力量。因为它消灭了行业的多样性和充分竞争,剥夺了C端和B端客户的选择权,自觉或不自觉的通过霸凌定价谋取超额利润,最终自己也丧失了进步的动能,这将是整个行业的悲剧。”

天下苦房产经纪久矣。贝克想要消除行业沉疴,把混乱的行业拉到阳光下并成为颠覆行业的领头人,现在的成绩可还不够。